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防广角
 
永不屈服的“呐喊”
 ——浙江三大“文化抗战中心”之地绍兴

信息来源:绍兴日报 日期:2017-07-14 浏览次数: 字号:[ ]

     日寇全面侵略中国,图谋对我亡国灭种。山河沦丧,国破家亡。

  抗日救亡,中华民族展开绝地反击。

  吾越乃报仇雪耻之乡,非藏污纳垢之地也。

  全面抗战爆发初期,上海和杭嘉湖等沦陷区的爱国青年、知识分子、有识之士陆续汇集绍兴,迅速形成一股强大的文化抗战洪流。

  绍兴,成为全面抗战爆发初期,浙江三大文化抗战中心之一。

  风云际会。这既有古城千年积淀的文化底蕴,更有我越中儿女胆剑精神的高扬。

  “文化抗战”成洪流

  “全面抗战初期,全省崛起三个文化抗战中心:绍兴、金华、温州。其中绍兴的抗日文化救亡运动是最有特色,也是最具影响力的。”绍兴党史专家如是说。

  文化抗日,绍兴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前沿,既是古城千年积淀的文化底蕴,更是我越中儿女血脉中流淌着的胆剑精神基因的觉醒。

  让我们回到那个岁月如晦的1937年。

  江天暮霭,黑暗降临。在一声轰然巨响中,钱塘江大桥炸断未能阻断日军南犯,1937年12月,浙江省城杭州沦陷。

  上海和杭嘉湖等沦陷地区的爱国青年、知识分子、有识之士,陆续汇集绍兴,许多渴望投入抗战的绍兴籍人士也有组织地回到家乡。

  大批文化人士的到来,加上绍兴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一时间,在绍兴汇集成一股强大的文化抗战洪流。文化团体、战时书店相继建立,报刊杂志风起云涌,抗敌戏剧、抗战歌咏此起彼伏,抗战文化活动空前繁荣。

  绍兴,成为抗战前期浙江省三大抗战文化中心之一。

  当时,绍兴近代工业比较薄弱,以农业为主,手工业发达,百姓多从事以酿酒、制茶、丝织、锡箔、纺织等与地方特产有关的行业,其产品大部分以内销为主,因此战争初期对大部分行业的影响不大。同时,由于部分在外经商的绍兴籍人士回乡避难,带回资金、技术,加上浙江省丝绸业务机构及部分资产转入绍兴县、嵊县一带,1938年至1940年间,嵊县、诸暨、新昌先后开办了10余家机器缫丝厂,绍兴一度成为全省蚕丝的主要产地。

  人才、资金、环境,打造了绍兴文化抗战的深厚土壤,如火如荼的抗战救亡之火,熊熊燃遍绍兴,并向全省蔓延。

  周恩来赴绍宣传抗战

  “越王欲雪稽山耻,越溪送女愁西子。一步一回头,酒旗楼外楼……”在沦陷前撤离杭州的省政府主席黄绍竑抒发悲愤的心绪。

  初夏,记者寻踪越王台。静谧,祥和。这个两千多年前勾践越国报仇雪耻的议事处,两千多年后的一天,一位绍兴故人、一代伟人,为了抗战,站在这里,发表了整整4个小时的演讲。

  他,是周恩来。

  1939年3月28日,周恩来风尘仆仆从萧山临浦乘小汽轮到绍兴。当晚,他出席了由当局在府山越王殿举行的座谈会。与会者达150余人,由绍兴各界代表谈对抗战形势的看法,有十多人相继发言。这些人的观点中,有消极抗战的,也有希望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精诚团结,一致对外,动员全国人民抗战到底的……

  周恩来认真听代表发言,不时提笔写着一些要点。等他们发言完毕,才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来讲话:我们有两个敌人:一个是日本帝国主义,一个是汉奸卖国贼。只要我们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全民抗战,抗战就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会上,周恩来毫不客气地逐一驳斥了某些人的无耻谰言,指出:“速战论”是错误的,“悲观谈”则是投降主义的基础。浙江局势不可能长期平静,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必须切实做到:民众重于士兵,后方重于前方,政治重于军事,精神重于物质,部队重于机关,敌人后方重于安全后方。

  他给大家分析当前形势,表示必须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

  周恩来慷慨激昂地演讲了4个小时,逐一回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他在回答《绍兴民国日报》社社长许焘“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国共两党会不会打内战”的提问时说,十年内战招致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人民深受苦难,人民吃够了战争的苦头,抗日战争胜利后,无论哪一个党,如果再要发动内战的话,必然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唾弃!

  虽然演讲时间较长,但周恩来始终精神饱满,爱憎分明,他的抗日宣传,不是泛泛而谈,而是根据不同场合、不同对象、不同问题,抑或针锋相对,抑或深入浅出,精辟的分析、独到的见解感染了全场,引发共鸣。

  周恩来绍兴之行后一个月,中共浙江省委先后派了50余位党员骨干到绍兴领导抗日斗争,成立了中共绍兴县工作委员会,为宁绍地区沦陷后,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打下坚实的基础。

  抗战中,周恩来在故土的一个背影,给故乡人民以希望与力量,成为绍兴抗战历史上一道划破黑暗的闪电。

  “三面战旗”猎猎作响 

  在抗战中,绍兴有三面“战旗”,成为抗战文化中心的一大亮色、一个标志。

  那就是,《战旗》刊物,战旗剧团,战旗书店。

  《战旗》是绍兴文化抗战的重要刊物,是绍兴抗日救亡运动的一面旗帜。它既是绍兴抗日理论的指导者,又是绍地民众抗日救亡运动的“实录图”。

  1938年5月初,《战旗》创刊,社址设在龙山,也就是现在的府山越王殿下面左侧平房内。《战旗》初刊时,每期付印2000份至3000份,公开向全省各地和长沙、汉口、桂林等地发行,其数量打破绍兴当时任何定期刊物的记录,它成为了绍兴《战旗》杂志的前身。

  《战旗》自从与全区、全省、全国同胞见面后,就担负起诸多的抗战历史使命:不仅要团结绍兴三区399万越中儿女,以对付日军灭亡中国的严峻局面,还要进行“政治动员”,争取江北失地同胞,动员三区的热血青年和民众参加“保卫大绍兴,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的自卫斗争,扩大钱江北岸游击区……

  1941年1月下旬,《战旗》出刊第100期时,引起国民党顽固派的注意,同时,由于“皖南事变”后,形势对在白区工作的同志非常不利,《战旗》停刊。《战旗》名义上是绍兴三区专署出资办的刊物,实际上它是全省数一数二的抗战读物,是一所没有课堂的抗战学校,它指导和培育了一大批出生入死的绍兴年轻抗日干部。

  全面抗战爆发初期,绍兴抗战戏剧团体如雨后春笋成立,有外地来绍的,也有本地组织的,本地成立的有绍兴前线剧团和火炬剧团,以及禹风剧团、越王魂戏剧团等,但最有名气的要算绍兴战旗剧团。

  绍兴战旗剧团的前身是前线剧团和火炬剧团,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1939年2月初,战旗剧团冲过钱塘江,在敌占区海宁、海盐、平湖等地劳军演出。剧目有《黑地狱》《古城的怒吼》等。《黑地狱》的剧情是通过发生在天津的海河浮尸事件,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惨无人道和卖国贼的卑鄙无耻。《古城的怒吼》是马彦祥根据法国剧本《祖国》改编的,揭露了华北傀儡政权的助纣为虐。演出期间,地方报刊纷纷赞扬造势。7月,战旗剧团应萧山县的邀请,赴当地演出了巴金根据法国廖亢夫的剧本《夜未央》翻译的《自由魂》,以帮助推动萧山的抗战戏剧运动。

  1940年5月,战旗剧团在绍兴觉民舞台公演《魔窟》,一部揭露汉奸丑恶嘴脸的戏剧,分别有2元一张的劳军荣誉券和0.2元、0.4元一张的普通劳军券,使观众既看到了戏,又支持了抗战劳军行动。《魔窟》连演三天,仍满足不了广大群众的需求,于是又免票义演一天,总计观众达3000余人次,演出轰动了整个绍兴县城,人们纷纷痛骂汉奸贼子。

  绍兴战旗书店的创办,是为了满足绍兴文化人阅读抗战读物的迫切需要。书店于1938年4月初筹建,4月28日在绍兴城区府横街口正式营业,每天营业额20多元。书店主要销售本地抗战刊物,同时推销抗战内容的剧本、歌曲、小说、散文等书刊,在抗日文化运动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组织抗日救亡团体,出版抗日书刊,开设进步书店,组织文艺宣传,在抗战初期,绍兴以文化力量掀起抗日救亡的浪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