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防广角
 
一寸河山一寸血
 ——抗战时期绍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报告

信息来源:绍兴日报 日期:2017-07-14 浏览次数: 字号:[ ]

   

    抗战胜利已经70多年了,那场战争似乎渐行渐远。然而,记忆永不磨灭,历史更不能忘记。

  中共绍兴市委党史研究室曾组织调查、编写《绍兴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该报告历经30个月、组织1500余位工作人员奔忙,为后世留下了一份份真实、完整、权威的珍贵文献,填补了这一段历史空白。

  毁我家园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仅隔月余,8月14日,日军飞机轰炸上虞曹娥白米堰机场和绍兴西郭火车站,侵华战火迅猛地燃到绍兴境内。至1942年7月,绍兴、上虞、诸暨、嵊县、新昌五县全部沦陷。烧、杀、淫、掠……日寇的铁蹄残酷践踏着这片拥有悠久历史的古越大地。

  “1941年4月19日,日军飞机轰炸新昌县城,我父亲因整理账本,最后一个逃离出店躲避,前脚刚跨出店门,就有一枚炸弹落下,我父亲幸免于难,但书店被炸弹击毁,店内所有书籍、文具等物品俱被弹火烧毁,3间房子也被炸毁,损失惨重……”1944年3月5日出生的陈刚,至今仍记得父亲临终前不止一次的交待:“我家开着的三益书店是被日机炸毁的,损失已上报政府,倘若日本赔偿战争损失,这笔账要记在心头。”

  就在那一天,日军丧心病狂,出动11架次战机轮番轰炸新昌城,炸毁房屋4094间,炸死41人,炸伤8人,县城几成废墟,人称“新昌剩只角”。

  不仅人民财产受到严重损失,绍兴这个浙江最为富庶之地,被日军占领后,社会经济受到重创。以绍兴的酿酒业为例,民国时期,酿酒已逐步发展成为绍兴近代工业的支柱产业之一。1936年,绍酒的年产量约为7万吨。彼时,绍兴城乡以酒业为生者达10万之众,政府年收酒税达百万元之巨。日军占领绍兴期间,酿酒业衰落,专营酒坊大都被迫停酿,绍兴很多小酿坊迁到苏州、湖州、无锡、宁波等地经营仿绍酒,本地经营户仅剩十六七家。至1945年,绍兴酒产量降到2500吨。

  据参与此次专业调查的人士介绍,绍兴市抗战时期财产损失的统计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从调查的情况看,既有根据当时的物价水平计价的财产损失材料,也有仅列出品种、数量的财产损失材料,加上全面抗战长达8年,其间物价波动频繁,同一件物品的价格在不同的年代,价格大相径庭。因此,对于调查所得的财产损失材料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折算标准,才能保证所计算的财产损失具有科学性。所以此次调研,采用了指数折算和实物折算相结合的方法,将财产损失统一折算成1937年7月的法币价值。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时期,绍兴市社会财产直接损失达4203.14万元,居民财产直接损失达4048.38万元。

  若把当时的损失,兑换成当下的购买力,负责此次调研报告撰写的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赵玲华举了一个通俗易懂的例子,“一担米是100斤,1937年价值法币6.08元,从这个购买力可以看出,当时绍兴损失惨重。”

  戮我同胞

  抗战时期,绍兴五县遭受日军的野蛮侵略,城镇乡村遭到日机轰炸、战事侵袭和沦陷后的“扫荡”,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根据市及各县收集的档案资料、文献资料及社会调查资料,经过反复分析、梳理和统计,绍兴五县地方党政军警人员和平民伤亡共计13239人。

  在抗战时期,绍兴五县直接伤亡人员呈现初期和沦陷后人数相对较少,而1940年至1942年相对集中的特点。

  1937年7月至1939年,绍兴五县人员伤亡1109人,占了直接伤亡人员总数的8.38%。这些伤亡人员都是因日军对各县的轰炸而造成的,其中地方党政军警人员死亡4人,其余伤亡人员均是平民,伤亡人员最多的一次是1939年12月11日,6架日机轰炸诸暨枫桥镇,炸死41人,炸伤111人。

  1940年、1941年和1942年三个年份为绍兴抗战时期人员伤亡、失踪最多的时期,分别为3028人、2813人和2812人,三年伤亡人员合计占了直接伤亡人员总数的65.36%,这是由日军发动“十月攻势”、浙东会战和浙赣战役造成的。

  从直接伤亡人员的分布区域来看,诸暨县伤亡人员最多,为7007人,占了伤亡人员总数的52.93%;绍兴县次之,为2519人,占总数的19.03%;这与两县发生多次战事有关,每次直接战事都会对当地百姓造成极大的伤害。

  从直接伤亡人员的性别看,除去儿童、不明性别的伤亡人员,男性伤亡人员为4956人,占了伤亡人员总数的37.43%。在直接受伤的人员中,女性为1490人,占了直接受伤人数的36.23%。

  “在这场战争伤亡中,女性死亡比例为何如此之高?”记者问。“这是由于统计时将女性遭受性侵犯归入直接受伤。”调查人员介绍,全市有1347名女性遭受了性侵犯,其中致死70人。这些女性死亡的原因主要有三种:一是被强奸致死。二是遭受性侵犯后被日军杀害。三是不堪受辱而自杀。有诸多资料证明,日军对妇女的性侵犯可谓惨无人道。“由于性侵犯属于隐私,在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绍兴城镇乡村,许多知情者或当事人还会有所保留,因此,调查反映的仅是其中的一部分。”参与调查的人员说,日军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作战政策,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罄竹难书

  “愤恨,郁结,悲哀。”执笔调查报告的赵玲华说,在调研的近3年中,听的多是绍兴抗战亲历者口述,内心无比压抑,那些文字史料中记载的日军罪行,一例例就在眼前、就在身边,那种对人心灵的震撼久久挥之不去。

  空袭、侵袭、占领,日军侵略绍兴经历三个阶段。首先是轰炸,从1937年8月开始,一直到1942年5月,日机经常出动,轰炸各县乡镇,造成了大量房屋、财产被毁和人员伤亡。据国民政府浙江省防空司令部《日机空袭统计表》记载,1938年5月至1940年10月,日机对绍兴五县空袭101次,出动飞机250架次,投弹1085枚,毁屋2127间,震倒房屋1468间,炸死323人,炸伤545人,其他财物损失难以计数。

  其次是无尽的烧杀。从1940年1月底日军窜扰绍兴县开始,至1945年8月退出绍兴境内止,各县发生无数次日军烧房屋、杀平民事件。1940年10月16日,日军土桥师团一部第一次攻陷诸暨县城,至20日,仅城区一隅被杀民众多达三四百人,纵火烧毁房屋4665间。

  日军全面入侵绍兴后简直红了眼,抢掠金钱、物资是日军侵入时和占领后常用的手段,尤其是在流窜和战事进行过程中,显得更为突出。1940年10月25日至30日,日军二十二师团一部袭扰绍兴县,并首次攻陷绍兴县城。其间,在县城及到达的30个乡镇大肆抢劫财物,县城的商店几乎无一幸免,被抢的有南货、洋货、布匹、五金、粮食、酒、牲畜和钱币。据不完全统计,全县被抢财物估值为8954456元(时值)。

  这场战争把人变成禽兽,日军奸淫妇女,不分对象,不顾场合。1940年10月,日军在流窜诸暨、绍兴县期间,三五成群挨户找寻、奸淫妇女。1942年5月18日,一股日军流窜至嵊县长乐镇,有多名妇女被奸淫,其中一名14岁幼女,被日军轮奸致死,一名妇女在遭轮奸后,被割去双乳惨死。此外,日军还在所驻地及据点附近设“慰安所”,强征妇女充当性奴,供日军泄欲。上虞曹娥,嵊县县城和甘霖、长乐据点,诸暨城区,新昌县城都设有“慰安所”。

  日军强占土地、民房,乱拉民伕、民工。日军在占领各县后,在交通要道修建了大量的碉堡、据点,为此他们到处拆毁民房。

  日本侵略者在绍兴强征捐税,勒索摊派。为维护其在占领区的统治,日军及伪政权强征名目繁多的田赋捐税,有酿酒捐、粮食捐、百货捐、田亩捐、守备队捐、东亚胜利献金等几十种之多。

  此外,他们还统制经济,掠夺物资。日军在占领各县后,在各地开设了大量的洋行、商行、商事、公司、电报局,统制交通运输、粮食、烟草、药品以及火柴、肥皂等日用品,仅绍兴城内的主要街道和商业区,就有各类洋行、公司30多家。日军侵占诸暨后,在城内设林业株式会社,砍伐林木运往占领区,将浙赣铁路沿线大树砍伐殆尽。据《浙江经济年鉴》记载,1936年,诸暨森林面积占山地面积的11%。沦陷以后,“已无战前蓄积之半矣”。

  “历史也翻开新的一页,但绍兴人民在抗日战争中所遭受的灾难,是永远不会被忘记的。这一点,我们在进行社会调查的过程中已深深地感受到了。在走访的过程中,那些遭受过日军伤害的古稀老人,谈起当年亲人、族人、村人受难时的悲愤,让我们久久难以忘怀。我们应当铭记这段历史,振奋精神,为中华民族的强盛而努力奋斗。”赵玲华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