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市动态
 
“要替牺牲的战友尽孝” 这个承诺他一直不敢忘

信息来源:绍兴晚报 日期:2017-05-16 浏览次数: 字号:[ ]

  第四届绍兴市道德模范表彰活动给王建龙的颁奖词:

  战争已经远去含泪的承诺却穿越硝烟永不褪色

                        “谁活下来就要替牺牲的战友尽孝”
                      从此寻亲的道路艰辛而漫长
                      从此战友的父母就是自己的亲爹亲娘
                      三十年的时光湖南安徽江西留下奔波的身影
                      一诺千金的信义老兵情深谊重的中国孝子

 

    无数次午夜梦醒时,王建龙耳旁总会回响起当年和战友彼此作出的承诺,“谁活下来了,就要替牺牲的战友尽孝。”30年前的一场战争,他和同乡的战友生死两隔。复员后,找到战友的父母尽孝,是他看得比命还重的事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自己的父亲去世后,王建龙的心里记挂起了更多牺牲战友的父母,他走遍大半个中国寻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抚慰这些因为战争失去孩子的老人们悲怆多年的心。
  “我会替你照顾父母”
  王建龙有一本日记本,纸页泛黄,许多地方已字迹不清。王建龙说,这是一本浸泡过泪水的日记本,随意翻到某一页,就是一段悲痛的往事。
  在中间的某一页上有这样一行字,“19日早上,我见到了冯伟兴。今天早饭他是在我们这儿吃的,我与他说了很多很多话。但是下午得到了不幸的消息,冯伟兴牺牲了。”
  王建龙清晰记得那是1月的一天,在云南老山前线阵地,他随部队攻打一个高地。他奉命向前线运送物资,补给线正是敌人的封锁线,一路枪林弹雨。
  在他第4次顺利运送物资撤回后,遇到了上虞同乡冯伟兴。战场遇老乡的激动,让两位年轻战士分外温暖。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冯伟兴告诉王建龙,另一个同乡在战斗中牺牲了,叮嘱他要保重。
  “还记得当时我们抱在一起哭,约定如果哪位战友牺牲了,剩下的人就要为他的父母养老送终。”王建龙清晰记得,约定完后,冯伟兴就奔赴战场,再见到战友时,他已经长眠不醒了。
  从前线退下来后,与冯伟兴的约定,不断在王建龙脑海盘旋。因为是同乡,他顺利地找到了冯家。“妈,我回来了。”已经知道儿子牺牲的冯妈妈,呆呆地看着王建龙,神情恍惚。“我叫王建龙,是伟兴的兄弟,您以后就是我的亲妈。”冯妈妈听罢,抱着王建龙哭得说不出话来。
  从此,替战友尽孝成了王建龙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虽然当时收入很低,但对冯妈妈,王建龙从不吝啬,平时少不了探望和聊家常,逢年过节单位发的节礼总是先想着给冯妈妈送去。
  踏上漫漫“寻亲”路
  冯家二老失去儿子的伤痛,以及自己多年来抚慰他们的经历,让王建龙觉得,自己有义务找到更多牺牲战友的父母。1993年,他主动争取调到上虞勘测土工仪器厂工作,通过在全国各地跑业务的机会,开始了漫漫“寻亲”路。
  王建龙“寻亲”的重点放在三位当年和自己同一个连的牺牲战友上,分别是副指导员李菊初、战友陈舟峥及卞祖华。但除了知道这三人来自湖南、安徽和江西,再也没有更多的消息。
  但王建龙知道,不找到这些牺牲战友的父母,他的心上永远有一块石头,难以安然。无论过程有多艰难,他也打定了主意。
  从1993年开始,王建龙住过最便宜的旅舍及车站候车室,工作之余,将并不阔绰的收入全花在了“寻亲”路上。1999年,他甚至辞去工作,到安徽一边创业一边“寻亲”。经过漫长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三位战友的父母分别在2003年、2012年、2014年被他找到。
  随着他开创的事业不断有起色,他也将关心扩散到了更多战友身上。宿州籍战友雷修锋退伍回乡后,经济较为困难。王建龙将雷修锋夫妇请到合肥,为他们租了房子,安排他们在自己厂里干活,帮助他们摆脱生活困境。苏州籍战友龚治爱下岗后,身患疾病,王建龙闻讯给其汇去钱款。濉溪籍战友李辉生活困难,王建龙又给其汇去2000元……
  “兄弟,你看到了吗?”
  找到战友父母后,王建龙说自己多了几个爸爸和妈妈。而这几位老人也因为他的到来,有了幸福的颜色。
  2003年,找到战友陈舟峥的父母后,在合肥创业的王建龙坚定地将家安在了那里。从此每逢过节,陈家二老都盼着这个“儿子”归来。
  “三大节少不了,还要带我们过父亲节和母亲节,从前年开始,每到烈士纪念日,还专程来看望我们,我们生活条件不差,他每次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看望我们,有时候自己实在来不了,还要让儿媳妇来。”陈爸爸每次说起这个“儿子”,都是又激动又欣慰。
  今年春节,王建龙收到了卞祖华父亲的一封信,信中说道,“手捧你的汇款,我们知道这不仅是钱,更是一炮连新老战友们对卞祖华的思念和一诺千金的重量。”
  2010年,在被王建龙尽心关照十几年后,冯伟兴的母亲去世,接到电话后,王建龙推了一个重要的项目洽谈,连夜坐火车回到上虞,为她送终。冯母出殡时,他眼眶泛红,身体微微颤抖,转身望着西南的天空默念:“老人家走得很安详。兄弟,你看到了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