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市动态
 
尼姑庵里藏着一张毛主席签名的“光荣证”

信息来源:绍兴网 日期:2017-04-07 浏览次数: 字号:[ ]

  

  

    3月30日上午,上虞区东关街道凌江村,朱金海烈士纪念碑落成仪式正在举行,近百位群众向朱金海烈士纪念碑献花。与此同时,上虞区民政局也筹划在龙山烈士纪念碑上增刻朱金海的名字。朱金海何许人也?为什么现在才被发现?故事的背后是一个延续70年的东关人民爱护烈士的感人故事。日前,东关街道南阳社区居民任敖水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60多年了,尼姑庵里藏着一张“光荣证”

    绿筠庵位于东关街道凌江村,已有240余年的历史。据《会稽东关史志考略》记载,绿筠庵创建于乾隆三十六年,也就是1771年,由清代道墟章天宝施田三十亩捐建,西为河流,三面环以农田,环境清幽。解放初期,该庵曾是高贡乡政府驻地,且有6名庵尼居住于此。

    去年10月,绿筠庵现任主持净齐找到了任敖水,出示了一张“光荣纪念证”,请他这个东关街道退休干部给看看。任敖水接过这张发黄的纸一看,立刻惊呼:“当然有用!”

    这是一张签署于1955年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3月30日,记者在庵里见到了这张“光荣证”,其正面写着:查朱金海同志在革命战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上之尊崇。除依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人牺牲病故褒恤暂行条例》发给恤金外,并发给此证以资纪念。落款处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印和毛泽东主席的签名。纪念证的背面则清晰地记录着,朱金海战士是在1945年参加革命,于1947年8月被反动派浙保大队从梁弄捕去枪杀而牺牲。

    这张“光荣证”为什么会出现在绿筠庵里呢?净齐主持表示,这张证还是绿筠庵的已逝的一名尼姑月光在十多年前转交给她的。月光告诉她,收到这张证是在1955年的秋天,有一位乡干部找到庵里,说是朱金海同志的家人都找不到了。由于他曾在绿筠庵里养过伤,所以这份光荣纪念证就暂时存放在这里。

    可没想到,这一放就是整整六十余年。

    那朱金海同志又是何时来到庵里养伤的呢?净齐主持介绍,根据月光生前的讲述,应该是在1947年。当时庵里突然来了一批受伤的解放军,姓名不清楚,只知其中一人被称为“王师长”,另一人名叫朱金海。“月光曾回忆,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金玉师傅和纪堂师傅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出去一看竟是几个受伤的军人,立刻将他们带入庵内,一边叫人准备饭菜,一边给伤员处理伤口。其中有一名重伤员,师傅在抢救的时候直接用钳子将弹头取出,并用草药止血,照料众人直至天亮。后来,又让解放军在庵内休养30余天,分文不收。待众人伤好后,师傅们便找来小船偷偷将他们送出,临行前还送上干粮、衣服等。”

    现年80岁的任敖水介绍,有关绿筠庵救助负伤解放军的故事,他也曾听叔父辈讲起。“解放初期,我的父亲曾任当时的农委主任。据他描述,解放战争时期,我的叔叔就在绿筠庵附近放牛看田,有一天碰巧遇上枪战,不幸大腿中枪。父亲来背叔叔时,遇到了几个受伤的解放军,此后就见他们一直在庵内养伤。后来,绿筠庵的师傅们又趁着晚上,用打鸟船掩护这些人返回部队。”

    众人接力,为烈士英名“重见天日”奔走

    拿着“光荣证”,任敖水联合东关街道的几位文史爱好者,先后多次来到上虞区民政局、区新四军研究会、区乡贤研究会,寻找朱金海烈士的踪迹。

    在区民政局,工作人员查阅了有关资料,却没有发现关于朱金海烈士的任何记录,烈士纪念碑上也没有他的名字。

    通过区乡贤研究会会长陈秋强的联系,上虞当地媒体也对“光荣证”进行了报道,希望找到朱金海烈士的亲人,但依然无果。

    正在杳无线索之际,在当地新四军研究会,热心人士帮忙找出了一份发黄的调查资料,资料显示,朱金海的老家在上虞区永和镇。

    家住东关街道保驾山村的陈维昌听说这事后,自告奋勇加入了寻找烈士亲属的行列。陈维昌先后两次找到永和镇,但没有人听说过朱金海的名字。考虑到朱金海牺牲时年仅20余岁,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很可能没有结婚,当地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奇怪。

    寻找又一次陷入了僵局。就在一筹莫展之际,陈维昌突然想起,在“光荣纪念证”的背后,还有一行手写的小字,“兄朱立金收执”。烈士的哥哥朱立金会不会留下后代呢?陈维昌转而打听其哥哥朱立金的名字,没想到马上就有人站了出来,说朱立金就是他父亲,而且父亲生前说过,他确实有一个弟弟叫朱金海,当过民兵,后来再也没有回过家。找到了朱金海的侄子,朱金海的身份也就确认了。

    4月1日,记者也从上虞区民政局了解到,工作人员已确认存放于东关街道绿筠庵的“光荣纪念证”是真实的,烈士的身份得到确认,他们将在位于龙山烈士陵园的纪念碑上增刻朱金海的名字。

    “我们东关曾和烈士有过这样一段渊源,这是东关的骄傲。”任敖水说。弄清楚了烈士的身份后,他和绿筠庵净齐主持一起,又开始操心另一桩事——为英雄立个纪念碑。

    经过陈秋强牵线,上虞乡贤金富、胡天祥出资13000元,为朱金海造了一座简易的烈士纪念碑,碑址就选在东关街道凌江村绿筠庵的院内。

    “碑是我设计的,前前后后忙乎了一个月。”任敖水对此感觉很骄傲。他还亲自为凌江村干部拟定了在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讲话词,“纪念碑落成,既是向朱金海烈士致敬,也将成为东关街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传播正能量的一个重要载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