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越州军人
 
英雄观杰

信息来源:绍兴日报 日期:2015-09-16 浏览次数: 字号:[ ]

  

  观杰烈士纪念碑

  

观杰中队

  观杰,这样一位绍兴籍大英雄,要不是这次抗战胜利大阅兵,大概还是会继续“默默无闻”,鲜为家乡人知晓。

  在今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中,有一面荣誉旗帜,从天安门广场威武雄壮地走过。它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英雄部队——“观杰中队”。

  他,带给家乡一种诧异,一种自豪。

   英雄家乡

   阅兵式上,“观杰中队”荣誉旗帜被安排在“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方队中,与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等耳熟能详的英模部队相继亮相,观杰的名字也深深印入人们的心中。

  观杰,作为绍兴人,在此之前,家乡人似乎对他知之甚少,很多人甚至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时已9月,依然晴空烈日,旷野秋意已浓。在上虞区地方志办公室王伯安先生陪同下,记者前往上虞区南部山区的章镇任叶村。村中格外安静,只有输送秋意的阵阵凉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

  观杰的老家就在这个村子里,他从这里走出,从一个聪明而顽皮的小男孩蜕变为一名英勇的抗日战士。

  这个位于上虞南部地区的村子四周被大山包围,观杰的家就在离村口不远处,现已盖起新房,成了他侄子的居所。村子对面,隔着一条宽阔的水泥公路,是一片广阔的稻田,沿着田间小路到尽头,便是观杰烈士纪念碑。

  纪念碑前放着几只花圈和一排鲜花,这是前不久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时,缅怀先烈的人们留下的。

  “虽然每年清明节、烈士纪念日,党史部门、新四军研究会和中小学校学生、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都会到烈士纪念碑前参观、扫墓,但知道观杰的人还是比较少。”上虞区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张柏大收集、整理过有关党史资料和观杰的基本资料,他拿出两本书,一本是《虞城英烈——中共上虞党史人物选编》,还有一本《抗日战争中的上虞》,书中都有对观杰英勇抗战事迹的介绍。

  但似乎对于观杰的文字描述仅此而已,这位“浙东的模范干部”以及他的观杰中队,与“狼牙山五壮士”等等相比,似乎并没有声名在外,显得十分低调。

  “观杰是了不起的抗战英雄,家乡人应该多加宣传。”张柏大说。

  2007年,绍兴市新四军研究会、市民政局、上虞市章镇镇政府等单位想为观杰修建烈士墓,但考虑到观杰与其母亲葬在一起,最后还是在距离其老家600米处的东山山脚,建了一座观杰烈士纪念碑,并把通往纪念碑的田间小路修筑成了一条8米宽的公路。

  从审批、筹集资金、开工到完工,花了三年时间,直到2009年,纪念碑终于落成,田间公路带来的便利更是让观杰老家的村民交口称赞。全程参与此事的张柏大花费了不少心血,“也算是为纪念英雄尽一点绵薄之力吧。”

  三弟回忆

  “我大哥在的话,现在应该95岁了。”今年84岁高龄的石永铨老人是观杰的亲三弟,老人个子不高,人很消瘦,但走路稳健,说话思路清晰。“子弹擦过胸膛,打穿下体都没事,谁想到腿上的一枪却要了他的命……”老人喃喃地说,似乎对大哥的英年早逝依然有些难以释怀。

  回忆起关于大哥的往事,老人好几次说着说着就陷入沉默,双眼直直地望着前方,神情略带伤感。

  石永铨说,大哥原名石永仙,又名石子英,是在1942年调往三北游击司令部后改名“观杰”的。“大哥出生于1921年,当时我们家在上虞县大浸乡任叶村是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家里共有六个兄弟姐妹,观杰是四兄弟中的老大,上面有个姐姐,下面还有个妹妹。

  如今,观杰的四弟也仍健在,但几个兄弟中,与大哥年龄相差11岁的石永铨是与观杰最亲近的弟弟。

  “大哥经常把他的衣服给我穿,打仗回来的时候就住我家,我家是秘密行动的联络点,因为他自己家被特务占据了。”石永铨说,他的相貌和大哥十分相像,身高也差不多,不过大哥从小很壮实,看上去胖胖的,但身手敏捷,力气也大,常常三四个小伙伴要掀翻他,他却纹丝不动,跑步、攀爬、跳跃也都很灵活。

  “据母亲讲,大哥小时候很调皮,有一次母亲找不到他,后来发现他竟逃课在踢沙包。”石永铨说,不过大哥的成绩却很好,悟性很高,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当时家里长辈不想让大哥上战场,因为家中较富裕,村里又田多人少,大哥一人就分了14亩地,又分了房,而且他受过教育,有文化,13岁时已娶了亲,按父亲的话说,大哥完全可以当一个保长,安安分分过日子。”石永铨说,但当时已考上绍兴稽山中学的大哥,接受过私塾、小学、初中教育,有了爱国志向,毅然决定去抗日。

  家里人曾担心打仗吃不饱饭,但观杰回家时却很自豪又似安慰地跟三弟石永铨说:“我们中队打了胜仗,把敌人的物资搬过来,就犒赏战士,有时也能吃上肉,喝上酒。”石永铨笑着说,大哥酒量很好,一餐能喝2公斤烧酒。

  在年幼的三弟眼里,大哥曾经是个活泼的人,但自从参加抗战后,回到家的他像变了个人,寡言少语。除了说说枪法和打胜仗的情形,关于在哪里打仗、和什么人打等战事情况,他绝口不提,生怕泄露了机密。

  大哥从盐城回来,在家待了二十几天就又奔赴浙东抗日战场。“他牺牲后一个月家里才得知消息,家里叫人去把遗体运回。因为怕路上被岗哨盘查,运遗体的人把烈士证丢弃了。”石永铨说,但大家都知道大哥是为国捐躯的,他死得光荣。

  威震浙东

  1938年,17岁的观杰考上绍兴稽山中学,才读了一个多月书,便只身奔赴抗日前线,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他勤学苦练,先后在新四军军部任教育副官、连长等职,5次立功受奖。

  1941年,日伪军在苏北进行大扫荡,观杰带领部队战斗在江苏盐城一带。

  “观杰当时受党组织委派,在原国民党陈泰运部当七连连长。”张柏大说,当时成立了苏皖联合军,这是一支党领导下的外围军。

  1943年夏,观杰调任浙东三北游击司令部特务大队一中队队长。11月,浙东第二次反击国民党顽军的自卫战争爆发。观杰出其不意地打击顽军,首战告捷。

  1944年初,观杰所在的一中队改编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五支队七中队。1月14日,国民党顽军调派突击营3000余人,突然包围了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驻地。部队要突围,七中队最合适,但考虑到几天来连续作战太疲劳,纵队首长一时决定不下。此时,观杰主动请缨,当夜便与顽军展开激战。他以攻为守,命令二排从右翼攻占敌人制高点,自己率领一个排从左翼猛冲,当快到山顶时,分三路包抄过去,消灭了这个制高点的顽军。后来,又多次打退顽军,为掩护纵队机关安全转移和保证部队顺利突围立下了头功。

  “观杰打仗勇猛机智,镇定自若,又常常出其不意,经常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敌人一听到观杰的名字便闻风丧胆。”张柏大说,1943年7月,观杰被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命名为“模范干部”,他是浙东游击纵队历史上唯一获此殊荣者。

  不过,观杰的英雄路并不是毫无坎坷。让石永铨印象深刻的是,观杰去往江苏盐城参加抗日战争,有一次他的部队被打得只剩他一人,与组织失去联系的他就徒步走回了家。

  “那时见到他衣服破烂,灰头土脸,很狼狈。”石永铨回忆道,他到家后不久,家里就成了共产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

  因为不知道观杰的共产党身份,有一次观杰外出被丁宅乡自卫队当作土匪抓走,被押往石滩上准备枪决,众人和乡自卫队牵扯时,一位村里人将他保了出来。

  这以后,观杰又在家待了一些日子,便决定再赴前线,于是到了浙东三北游击司令部,那是1942年。

  在家的20多天里,观杰还做了件让人吃惊的事,他不顾家人反对,坚决退了亲。“大哥的妻子比他大四岁,人很好,大家都想不通为什么非要退亲,但他决心已定,问他,他只说了句‘先有国,后有家’。”石永铨说。

  1944年,日伪军在浙东三北地区准备抢粮。7月下旬,敌人企图占领慈溪东埠头抢夺秋收粮食,观杰奉命组织部队进入防御工事阻击敌人,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冲击。在攻打五神堂时,他带领部队包围五神堂,敌人依仗五神堂易守难攻的地势,用机枪、步枪疯狂地扫射着,封锁了部队向前推进的道路。观杰命令机枪作火力掩护,亲率两个突击班的战士,身先士卒,通过小河跃上河岸,用手榴弹解决了隐蔽在坟堡后的敌人,英勇地冲向五神堂。突然,一颗子弹射向观杰,他不幸中弹牺牲。

  为了表彰和纪念观杰,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于1944年8月13日发布命令,将他所率领的第七中队命名为“观杰中队”。

  解放战争中,“观杰中队”改编为解放军二十军一〇四师“观杰连”,师部还专门设立了“观杰中队”展览馆以弘扬“观杰精神”。观杰中队现为第20集团军某旅2营4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