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防文化 > 国防历史
 
父亲的抗战之路

信息来源:绍兴日报 日期:2015-08-24 浏览次数: 字号:[ ]

    1937年8月的一天,在嘉兴民丰造纸厂工作的父亲来到一家小饭馆吃中饭,突然,日机轰炸嘉兴,小饭馆被炸毁,父亲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张桌子底下,等他钻出桌子,惊呆地发现周围血肉一片,里面的人仅有自己大难不死,其他都遇难了。

    嘉兴沦陷后,父亲回到了家乡诸暨斯宅,不久便被国民政府征兵。在国民军南昌汽车兵团机器脚踏车分队及第三独立汽车厂当技术员,1939年3月至5月参与了南昌大会战,在抗日战斗中不幸中弹受伤。南昌沦陷后,父亲到了重庆,进入民国中央工校学习通讯技术和汽车驾驶及维修。滇缅公路开通后,父亲曾作为汽车维修技术员穿梭在战火纷飞的滇缅公路中,参与了这条国际大通道的物资运输。

    1944年初,父亲远赴印度,在加尔各答达姆达姆机场的中国航空公司任地勤机械师。抗日战争爆发,南京、上海等地已经沦陷,国内机场多数被毁或被日军占领,为此,在美国、英国、印度的协调下,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均迁到印度,当时抗战的外国物资主要靠印度转运到中国。这条空中航线称为驼峰航线。达姆达姆机场十分繁忙,飞机的起降频率非常之高。飞行员不仅十分艰辛,而且时刻面临着生命危险。地勤维修人员也是格外的忙碌。每天起降的飞行员有美国人、中国人,也有少数英国人,美国、英国的飞行员技术过硬,经过专业训练。而中国飞行员只有少数人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多数飞行员是从大中专学校招聘而来,经过短暂的培训后即担任副驾驶登机跟随美国飞行员进行飞行,一两个来回后就自行飞翔了。而地勤机械人员也是如此,像我父亲学过汽车维修和通讯技术,懂得机械技术的人寥寥无几。机械组也有美国机械师,他们主要是培训中国学员。由于飞机在印度加尔各答和中国昆明之间飞行,要飞越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飞行高度常常在4000米以上,舱内温度下降,对仪表、螺旋桨、机电线路等都会带来影响,因此,飞机到达机场后,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维修,才能保障继续飞行。2014年10月9日,我在南京参观了国际抗日航空纪念馆,这里竖立着高大的纪念碑和13幢纪念墙,每幢纪念墙有两面,每面镌刻着90多个为抗日战争而殉难的国内外英雄。其中美国飞行员达2000多人,这些牺牲的飞行员、机组人员多数是在飞越驼峰航线时遇难的。在印度,父亲和许多同事于1944年9月就读于印度中华学校,学校的创办人是周祥光,浙江黄岩人,他毕业于印度国际大学,是泰戈尔的学生,时任中国国民外交协会印度分会秘书长。他看到许多中国青年人身在异乡,文化差异很大,为了让青年同胞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为祖国的建设作出贡献,他筹集资金创办了中华学校,不仅自己任校长,而且亲自担任讲师进行讲课。父亲半工半读,于1945年8月成为第一届毕业生。毕业时,学校拍毕业合照,发放毕业证书和同学录。这本十分珍贵的同学录依然保存,是父亲抗日之路的一件重要纪念品。抗日战争结束后,父亲于1946年2月回到国内,同年7月26日,印度中华航空公司解散。

    我父亲斯庆瑞,又名斯庆才,斯吾铭,抗日战争中,不仅参加了南昌会战,更参加了滇缅公路的国际陆路运输和驼峰航线的空中国际运输。 (作者:斯多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