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国名仕
 
陶叔渊

信息来源:绍兴日报 日期:2015-04-22 浏览次数: 字号:[ ]

 

                                     他创办了中国第一本航空杂志。

                              他跳出书本,放眼世界,在国人还停留在陆军思维时,

                                他准确作出日本侵略者将动用空军开路的预判。
                              他在航空领域著书颇多,无论是军用抑或民用航空研究中,

                                都留下了他浓重的一笔。
    热衷革命
  穿过熙攘的外滩,脚步停留在距离外滩不远的四川北路1878号,这里是上海人民医院四川北路分院的地址。但如果翻开历史,90多年前,中国第一家航空报纸《飞报》社就在此地。这份报纸的主编就是绍兴人陶叔渊。
  1900年,陶叔渊在现在的绍兴高新区陶堰镇的一个书香门第出生,他与父亲一样,早年在绍兴从教,外号陈老鹤。
  绍兴鲁迅纪念馆原馆长裘士雄告诉记者,简单的教书显然不能满足陶叔渊的人生梦想。大革命时期,这位书生积极投身革命洪流,以国民党左派(以廖仲恺、宋庆龄为代表,主张与共产党合作)的姿态活跃在绍兴政治舞台上,时任绍兴县党部执行委员兼宣传部长。
  有关陶叔渊从政的记录不多,不过有一条足以载入地方史册——
  1926年7月24日,一个晴天,陶叔渊在绍兴大校场主持“庆祝国民革命军北伐胜利大会”。大会开到一半,骤降暴雨,陶叔渊不为大雨所动,依然情绪激动地主持,当时在场的绍兴民众也被他的激情所感染,积极拥护革命。
  不过好景不长,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支持国共合作的陶叔渊自然也难在政坛上立足。随后,陶叔渊离开绍兴,辗转南京、杭州、上海等地,在中华航空协进会工作,开始了自己的“飞翔”事业。
  据史料记载,这个由孙中山创办的中华航空协进会,除了成立之初有点风光外,在20年代中后期,伴随着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逐渐沦为一个虚职部门,大部分人在协进会内无非是混混日子。陶叔渊是“中华航空协进会驻沪办公处”的相关负责人,说白了就是国民党某虚职部门在上海办事处的一个小头头。
  不过陶叔渊不是一个想混日子的人,在他的坚持下,这个不起眼的办事处发出了相当耀眼的光芒。
  尽管孙中山很早就认识到空军的重要性,并提出了“航空救国”口号,但无奈于国家连年战乱,积贫积弱,中国空军自成立以来,几乎没有多少长足发展。而放眼世界,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制空权的重要性逐渐被世人所公认,意大利军事理论家杜黑提出了著名的《空权论》。与此同时,西方列强的飞机性能不断加强,航母的雏形也在当时形成。
  1929年2月,陶叔渊在上海北四川路(今天上海四川北路)1878号,创建了《飞报》社。根据相关论文记载,名义上该报纸为英国远东飞机公司的宣传刊物,但事实上是一家大力提倡中国发展航空的刊物。这是中国第一本航空类杂志。
  《飞报》刊期花样繁多,有时是周刊,有时是半月刊,有时是月刊。《飞报》在显眼位置常年印刷孙中山“航空救国”的遗训,显示编者的鲜明立场。陶叔渊希望通过这本刊物以及中华航空协进会,整合社会资源,努力发展中国航空事业。
  陶叔渊的小儿子陶在敬告诉记者,那时他父亲非常倾情于这本杂志,当时恰逢陶在敬第三个儿子出生,家里想给他取个乳名,陶叔渊整天心心念念那本《飞报》杂志,于是脱口而出,给他取了个乳名叫“阿飞“,无奈“阿飞”实在不雅,于是改名叫“飞飞”。
  陶叔渊一面研究世界航空发展史,一面用自己的知识分析时局。他在杂志中敏锐地向世人指出,下一场中日冲突中,日军绝不会像过去那样,只是单纯地面部队发动进攻,侵略将变成立体式,从某种程度上,谁获得了制空权,谁就能取得战争胜利。
  陶叔渊的分析很快得到应验,从“九·一八”事件开始,日军实行“无差别轰炸”,学校、医院、车站统统都在日军的轰炸范围之内。
  此后,中国开始真正重视航空事业。国民政府和志士仁人对发展航空事业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陶叔渊作为我国最早的一批航空研究者,自然受邀进入中国航空事业的主流建设中。
  早期中国航空研究者
  上世纪30年代初,陶叔渊进入位于杭州笕桥的中央航空学校(下文简称笕桥航校)担任教官,笕桥航校是抗战时期中国空军的黄埔军校,国民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任校长,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空军战士。
  与大部分教官不同,陶叔渊没有鹰击长空,驾驶战机与日本空军血战,而是继续以笔代枪,继续从事航空事业研究。
  陶叔渊著书颇多,由于时代久远,大部分已经遗失。根据相关资料的查询,有3本著作在中国早期航空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第一本是1930年出版的《一九二九之中国航空》,此书类似航空年鉴。陶叔渊从上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旬,每年都编写一册。《一九二九之中国航空》以西湖博览会中的航空陈列展位切入点,重点介绍了中国航空协进会的改组设想,这一设想为上世纪30年中国航空部门的改造中提供了大量的宝贵意见。
  1935年,陶叔渊著述的《航空与国防》出版。该书作为“国防丛书”系列的一册,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空军百科通史类著作。全书分为空军在国防上的价值与地位、航空器的种类以及用途、军用飞机的种类以及性能、空军与陆上诸兵种的关系,列强的空军现状、空防的意义和都市空防等章节进行了介绍,具有很强的空军知识普及意义。
  如果说《航空与国防》是对于空军而言,那1936年陶叔渊编辑的《航空与建设》则偏重于民用航空。这本书也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主要介绍我国以及欧洲国家空运发展过程、特点,并涉及民航、航空场站的建设、航线等。还附录统一国际转运条例公约,各国民用机场数量、各国定期航空输送统计等。
  1967年,67岁的陶叔渊在台湾静静地去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